向光城市

From Taiwan

[HQ!!灰夜久]承認(下)


*冷cp自己耕


*設定:夜久、黑尾等人大一,孤爪高中三年級,灰羽高中二年級,類推。


*全體OOC注意,列夫突然間多長了好幾根神經,夜久各種被吃豆腐。


*超不會收尾,我是白癡嗚。


 




酒精在唇齒間相繞,濃郁而略帶苦澀的味道也連著沾上沒喝過酒的人嘴裡。列夫沒有退縮的吻著,怦怦的心彷彿就卡在喉嚨,使這個吻帶著迷醉又警覺的危險氣息。



「唔...  」

唇上陌生的溫度使夜久發出一聲介於難受和愉悅的低鳴,然後彷彿是徹底的醉了似的,夜久舌齒微開的回吻了列夫。明明知道是對方以為自己在做夢才有回應,列夫仍然心花怒放的繼續蹂躪了好一會兒才結束,隨後低下頭,溫柔、試探性的撫過那一直很想摸摸看的柔軟淺棕色髮質。


好軟、前輩真的好可愛。



隨心所欲的踰矩之後大概就是懲罰了吧。



做好準備等對方抬起頭然後逐漸雙目對焦,緊接著開始雙頰酡紅的大吼大叫,列夫的大手輕扶著夜久貼著牆的身體,等了半晌後仍沒有反應,遂小心蹲下來,和已經垂下的臉蛋平視。


「咦...睡著了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夜久醒來,首先感覺到頭很痛。

彷彿宇宙爆炸過後的混沌感,但是比起方才模糊不清的視線已經清醒不少。由周身降低的溫度和兩旁的光度,隱約感覺到是在外頭、而且已經是八九點後的晚間了。

接下來細碎的腳步聲和低啞的風聲灌進耳裡,萬籟俱寂的環境舒服的讓剛睡醒的自己彷彿可以再睡回去,雖然說如果意識到現在的處境就不會是這個反應就是了。最後慢慢恢復的是觸覺。大概是姿勢維持太久的關係,首先夜久感覺到麻掉的雙手掛在一個舒適、感覺像肩胛骨的凹處,隨後是被分開的雙腿以及一雙手的溫度--由內向外繞過大腿的托著他全身的重量。


很像小時候父親背自己的樣子,依照這個感覺來判斷。只不過還是有點不一樣:例如不同寬度的背,還有不同的頭髮的味道:不只是洗髮精而是洗髮精和頭髮混合的獨有氣味...夜久認出這是列夫的味道,雖然說這情況荒謬到像在夢裡,不過觸覺也太真實?...等等,他剛剛不是在火鍋店嗎?!黑尾呢?!音駒的大家呢?!



啊啊,想起來了,剛剛是音駒前排球隊的聚餐是吧。所以,


不是...夢?現在,和剛剛那個,不是夢!?


夜久感覺抵著對方背脊的額燒了起來。


「放我下去。」


醉後的聲音沙啞的可怕,透著尚未成型但清晰的怒意。原因不明,但是夜久沒來由的就是想發飆。


「前輩醒了?」

列夫想回頭,但他沒把握鬆開後前輩會不會直接摔死,所以托到有些麻了的手也沒有立即反應。背後傳來的回應是用力的掙扎,對方嬌小的身軀自行滑落,隨後是小腿肌狠狠被踢中的一陣痛楚。


「夜久前輩!好暴力...!」


馬上彎下腰按摩傷處的列夫哀號。



「我沒讓你背我吧? 」夜久居高臨下瞪著列夫。

雖然是激問的語氣,但是有一部分也算疑問...他應該沒有在喝醉的時候隨便把自己給賣了吧?!


「因為前輩醉了啊!所以研磨就叫我照顧前輩,於是我就開始想著要怎麼把前輩帶回家...本來還要公主抱的呢...」


「想都別想!還有,什麼叫做把我帶回家!?」


列夫微微睜大漂亮的眼睛,睫毛上沾著月光而銀灰的接近白色。綠色瞳仁自帶無辜屬性,眨也不眨的回視夜久。


「咦,我家就在前面了,而且下一班公車是是一小時後唷,前輩不住一晚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到底怎麼會變這個樣子......



夜久崩潰的坐在對方的床上,等著裡面那隻開心到開始唱歌的小獅子洗完澡。


雖然是只要心一狠完全可以避免的情況,他還是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辦法拒絕對方啊。於是最後決定猜拳解決,而且列夫帶著某種篤定的令人驚嚇的表情贏了。雖然夜久還滿確定就算是列夫輸了也一定會賴掉的,但是那過分執著的目光不知怎地讓他一時忘記怎麼吐槽。


話題扯遠了。

夜久承認才剛沐浴完全身舒服多了,只是除了內褲之外全身上下裹著列夫的衣服讓他感到很無所遁形啊。嘖嘖,想起昨天睡前還在想著今天的聚會,只是沒預料到這種超展開就是。

還有,剛剛那個,真的有必要做個確認。






列夫蹬著拖鞋,跑進跑出了好一會後,終於手上拿著柳橙汁、腋下夾著一瓶牛奶再次出現在房門。一腳帶上門然後沖過來。


「前輩的衣服我拿去洗嘍,明天就會乾的。」

「嗯啊,謝謝你了。」

夜久盤腿坐在床緣,微微蹙著眉,然後看著對方在自己身旁也盤起腿...

「誒,你敢?」夜久面露凶光。

...然後把牛奶遞給他。

夜久的手馬上毫不留情地抬起來,對準那頭還濕著髮尾的腦袋劈下去。


系統提示:灰羽列夫遭到今日第二記重鎚,共計迴旋踢一次、手刀一次。



「哇啊!是醒酒用的!醒酒用的啦!!前輩真的超暴力的!!」

列夫抱著頭,一百九十幾公分的身軀縮在一團哀叫,這情景好熟悉,模模糊糊像回到以前似的。


「喂,列夫。」

「嗯?」

列夫抬起頭,毫無防備的對上夜久的眼睛。





「剛剛在火鍋店,是你,親了我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誒,騙人......

列夫瞠大了雙眸,腦袋當機似的完全沒有辦法反應,臉上呈現一片呆滯。

或許夜久前輩會誤以為他是被這句話嚇到了才沒有回答、或許這根本只是一個玩笑而且前輩在等他笑、或許...。

和夜久熟了之後,列夫很容易就能分辨什麼時候是開玩笑、什麼時候不是,而這個問題,雖然對方沒有提高音量、語氣平常的像是在問今天天氣如何,但是百分之百絕對屬於後者範疇。



「前輩...不喜歡嗎?」

竟然裝傻的自己好膽小。

想起研磨前輩「趁著個機會把話講清楚」時難得的慎重,列夫全身刺痛。

明明在球場上就是那麼勇敢的王牌(因為是自誇所以更勇敢了),為甚麼這一步他等了這麼久卻還是害怕的退縮了?


其實心裡是知道答案的。


總是踢他踹他,嫌他長太高,罵他太不用心的惡鬼前輩;總是溫柔的稱讚芝山、津津有味地吃著便當裡的蔬菜的夜久前輩;前輩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其實都一目了然啊,就算是偶爾寵溺地答應自己過分的要求,說到底也不過是包裝過的憐憫吧,跟愛、喜歡或是特別待遇都無涉,而可悲的是自己還緊抓著這個唯一優勢不放,一廂情願的偷偷喜歡著前輩。



「想也知道...前輩才不會喜歡呢。男生親男生真的很、噁心吧?所以說、可以請夜久前輩忘了那個嗎?真的很對不起。」



「...笨蛋。」



列夫愣住。



「我才不是在意這個...你還記得你有個女朋友嗎?!」


嗄?



夜久手叉著腰,臉頰暈紅地帶著怒意,用力咬著嘴脣地吼道。

「兩個人要互相喜歡的機率,有多低你知道嗎!明明已經找到了要相守一輩子的幸福,卻因為好玩親了一個不相干的第三者,這才是噁心!最噁心的是,我還回吻了你!」

我要走了。說著這話、穿著過大的衣衫跳下床的夜久殺氣騰騰的衝向門邊,回頭吼了一句衣服在哪裡洗隨後就要奪門而出,想著不能就這樣讓前輩跑掉、一向身體動得比腦袋快的灰毛獅子,在意識到之前已經跳起來攔住去路。



「你還要怎樣啊!」


夜久不悅的嘶聲吼道,抬起的橘色眼睛中卻已然漫起濕意。

「該死…」胡亂用手去抹,但是淚水還是一直滑落,丟臉死了、夜久實在為自己的反應感到極度羞恥。


「前輩,我沒有女朋友,那是騙你的。」

門在身後輕輕闔上了。

灰羽列夫把夜久衛輔壓在門板上,幽深的目光鎖住對方哭紅的眼睛。

兩個人要互相喜歡的機率真的很小。

所以在這個小小的房間裡,發生了的事、就像小小的奇蹟。

「對不起,前輩,我應該要更早一點講的,請原諒我的懦弱。」

「我喜歡你,夜久前輩。」

「之後要我說幾次對不起、練幾千個傳接球都可以,所以...」

列夫慢慢蹲下身,然後微一使力的把對方拉向自己,兩人的唇毫無阻礙的相觸。

唇間輾轉流動淚水的鹹。

可是嘗起來是十二萬分的甜。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蘋果派?」

「誒阿!忘了啊啊阿啊啊!!!」

_________________


(夜久和黑尾通話中)

「嘖,我竟然無意間做了媒人,有點不爽。」

「還不是輸了你之後才遇到這種倒霉事!還有你不爽個屁啊!」






以後開坑要慎了

根本到最後都在自己折磨自己哎

對期待肉的大家(土下座)

不敢亂燉(土下座again)

再一次感謝大家包容OOC

评论(11)

热度(54)

  1. 灰猫向光城市 转载了此文字
    灰夜久爆炸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