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Taiwan

关于

[HQ!!牛及]居酒屋這種地方啊,好就好在有酒(2)

晚上十點的街是處於靜和鬧之間的錯落。一方已經要靜下去,另一方正要活躍起來,顯得矛盾似的和諧。

牛島把及川一隻手臂繞過自己的脖頸,讓他走在街道的裏側給自己指路。

高中時運動員的身份使他們滴酒不沾嚴以律己,然而當了大人好像不能浪費這特權。牛島的隊友在場下也照喝不誤,他初始是排斥的,然而後來也漸漸喜歡獨自小酌的感覺。及川嘛一直都是那麼,就算不願意也很長袖善舞的存在。下班後被拖去飲み会似乎也是可以想像。

「左轉。」

對方的呼吸泛著酒氣,靠著牛島的耳窩底下。牛島低低地說:好。然後帶著及川左轉行過馬路。

天氣凜冽,行道樹上掛著午後下的想必會積至深夜的雪,雪的氣味和及川的氣味和酒的氣味,牛...

[HQ!!牛及]居酒屋這種地方啊,好就好在有酒(1)

*有天吃了好多牛及的糧,突然就想碼些什麼

*情人節大快樂!

*說不定後續會難產,嗚嗚寒假要過了


私設

時間:多年後

牛島:全國職業排球選手

及川:上班族(應該啦


及川徹有時也想,如果那天他就這麼端起酒杯,冷冷地掃一眼對方,然後看著服務生說聲「抱歉」。是不是他們就能永遠不再相交。

社交什麼的最講究的就是拖泥帶水藕斷絲連,和誰連上了關係就像牽了條絲線細細搭著,說話、閒扯、觀察、然後發現本質。人與人的從知道到相熟不就那麼回事。而及川特愛搞這套——「大抵不過是臉美了點吧,大家對他的容忍度才高一些。」幼馴染的岩泉曾這麼說過,並不是什麼讚美的表示。

「即便是面對著不請自來的社...

[HQ!!牛及] 打排球的腦談起戀愛真不給力(2)

*原本要三篇的後來乾脆合在一起(那1.2或上下根本也沒有什麼差啊?!

*OOC注意:及川智商情商五歲化


Messenger。


「吶、小岩、我說,如果有男的突然跟你說我喜歡你是什麼意思啊、」


「就是要你去白鳥澤幫他托球的意思。」


岩泉關掉螢幕心想,所以及川今天跟過來的時候心不在焉滿臉通紅是因為這個嘍?


真不愧是牛島,到底是講了什麼話被那個笨蛋九彎十八拐的扭曲成這副德性。

敢情他本人大概也沒料到自己給及川多大衝擊,畢竟看牛島那副三年、不,六年沒變過的死表情就知道一定沒和排球之外的東西談過戀愛。情況十之八九是牛島意外講了什麼曖昧的話、然後一臉懵逼的看及川在那...

[HQ!!牛及] 打排球的腦談起戀愛真不給力(1)

*來開個牛及腦洞哇哈哈

*這cp也冷到不行啊...可是不覺得這兩個人其實很有萌點嗎?(牛島特別萌

*OOC?

*想要把文章打得簡單一點所以變得很腦抽的文風


簡訊。

「及川,青城明天練習嗎」

「誒、小牛若想幹嘛!」

「只是問問。」

「有的啦!哼哼,記得從及川先生的晨跑路線上閃遠一點!」


「喂,垃圾川,那個是牛島若利嗎?」

岩泉的視線往左邊飄了飄,然後抓起頸邊的毛巾擦汗順便打了一下旁邊那個滔滔不絕滿口垃圾話的傢伙。

「誒?」

及川完美的住口、往馬路左邊看一眼。

咦?是那個靠著電線桿、雙手抱胸一看就知道在等人的蠢牛嗎?

「小牛若不會是在等女朋友吧!?不...

[HQ!!兔赤]夢中存在危機

*兔赤剛交往

*晚間莫名其妙開的腦洞

*真人實事在身邊(只差兩方沒興趣(


木兔一身冷汗的驚醒。


睜開雙眼時自己房間仍然處於一片黑暗之中,僅有窗簾外隱約透著城市裡永遠不會轉為純黑的天色,在紫和有些醜陋的亮灰色之間移轉,彷彿還沾染著方才夢境的氣息。

木兔彷彿有些脫力的小心用上臂支起身子,有整整兩分鐘都咬著上唇茫然地注視前方。

雖然不知道夢的運作機制,但是那個感覺真實的可怕。

赤葦死掉了

的感覺。

閉上眼睛,喪禮的場景還在腦裡縈繞不去。木葉和其他人列隊在他身邊一句話都不說。木兔想問是誰的喪禮,木葉憐憫的看著他,說了什麼「...車禍...」。轟地一聲,木兔腦裡...

[HQ!!灰夜久]承認(下)

*冷cp自己耕


*設定:夜久、黑尾等人大一,孤爪高中三年級,灰羽高中二年級,類推。


*全體OOC注意,列夫突然間多長了好幾根神經,夜久各種被吃豆腐。


*超不會收尾,我是白癡嗚。


酒精在唇齒間相繞,濃郁而略帶苦澀的味道也連著沾上沒喝過酒的人嘴裡。列夫沒有退縮的吻著,怦怦的心彷彿就卡在喉嚨,使這個吻帶著迷醉又警覺的危險氣息。


「唔...  」

唇上陌生的溫度使夜久發出一聲介於難受和愉悅的低鳴,然後彷彿是徹底的醉了似的,夜久舌齒微開的回吻了列夫。明明知道是對方以為自己在做夢才有回應,列夫仍然心花怒放的繼續蹂躪了好...

[HQ!!灰夜久]承認(上)

*冷cp自己耕

*設定:夜久、黑尾等人大一,孤爪高中三年級,灰羽高中二年級,類推。

*總覺得大家都ooc(噴淚((尤其對不起夜久桑


「下一站:音駒高中」

公車最前方的顯示板上跳動了一下,然後下下站的站名隨即捲了上來。

夜久衛輔確認了一下電子鐘時間:六點四十分。

嘖、難得的公車晚點,遲到了好久。


此時是寒假中期的某個傍晚。夜久高中畢業後就讀東京都關西地區的A大,來回要耗費數個小時通勤,因此在夜久果斷住校後,就和母校音駒、乃至以往排球部的隊友都越來越疏遠了。

儘管Line還是持續聊著沒營養的話,感覺卻已微妙的變質。

今天的邀約來自音駒現任排球隊,也...


[HQ!!253回]
這太超過啦啊啊啊!
宮的實力實在是一點都不可愛啊!
這次把對手寫的這麼強...
雖然無限垂涎雙宮(警察叔叔這裡有變態啊
但是好擔心好擔心烏野的大家...!!
(這個截圖會侵權嗎!?侵刪)

附上對宮侑的小感想:好帥好危險的男人w

疲倦的睡去所以特別無害的赤葦
#國文課二十分鐘亂撇
#總是把木兔畫的有點太可靠唉
#衣服苦手
#紙隨便拿所以後面各種字透過來😂

[HQ!!兔赤] 圖書館日常

*每日小腦洞

*兔赤未交往


今明兩天是梟谷學園的期中考。


赤葦一向習慣在圖書館裡讀書,一來可以省教室冷氣每個人要分攤的費用,二來圖書館的位子大得多,可以任他把書堆在兩側——倒不是說他多髒亂,相反的赤葦是個總是把自己打理得乾淨整齊的孩子、只是就像有些人把雜物在座位旁圍成一圈的習慣一樣,以講義和課本將自己包圍讓他分外有

安全感。


吃過晚飯後照樣把要看的書抱到圖書館,行經走廊的赤葦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在圖書館門口探頭探腦,認清對象後,腳步微微一頓。


「木兔...前輩?」

「啊、真的是赤葦!」

「為甚麼說真的是、」

「沒事、我們趕快進去吧!」...

1/2

© 向光城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