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光城市

From Taiwan

[HQ!!牛及] 打排球的腦談起戀愛真不給力(2)

*原本要三篇的後來乾脆合在一起(那1.2或上下根本也沒有什麼差啊?!

*OOC注意:及川智商情商五歲化



Messenger。


「吶、小岩、我說,如果有男的突然跟你說我喜歡你是什麼意思啊、」



「就是要你去白鳥澤幫他托球的意思。」


岩泉關掉螢幕心想,所以及川今天跟過來的時候心不在焉滿臉通紅是因為這個嘍?


真不愧是牛島,到底是講了什麼話被那個笨蛋九彎十八拐的扭曲成這副德性。

敢情他本人大概也沒料到自己給及川多大衝擊,畢竟看牛島那副三年、不,六年沒變過的死表情就知道一定沒和排球之外的東西談過戀愛。情況十之八九是牛島意外講了什麼曖昧的話、然後一臉懵逼的看及川在那裡自行腦補。


「誒,等等,這種事有什麼好腦補的啊?混蛋川是腦抽了嗎!」





另一邊。


「若利,今天進行的怎麼樣哪~~~」


「告白了,然後被拒絕了。」

誒呀,雖然是意料之內,不過他家主將大人單戀多年終於失戀了,「看在王牌大人這~~麼萎靡的份上,這頓我請吧~~然後我要細節?」


牛島呷了口啤酒。


「就照你講的那樣,去及川晨跑路線堵他。」

「穿著的是我幫你挑的那套吧?~」天童豎起一根食指。

「嗯。然後我問了他的大學,知道不是H大後就直接說喜歡你了。」

儘管居酒屋的燈光略偏昏黃,但是牛島臉上淡淡的紅暈清晰可見。

……雖然很難得,可是雞皮疙瘩都掉到可以掃起來了。

「…啊及川的反應呢?」

「他用很不耐煩的表情說,」牛島有些困擾的蹙眉。

「『繼續講啊?』」


「………」天童覺得這兩個人的溝通一定哪方面出了問題。

給自己死敵告白了不是應該很shock嗎!?虧他還幫牛島把及川可能的反應都複習在一張紙條上了,「小牛若在開玩笑嗎!」和「在一起也是不同大學啊!」之類的。說到底原本還沒有這張紙條的,天童強烈建議不管及川說什麼吻上去就對了。被牛島否決「那很沒有禮貌」。


「那若利回了什麼?」

「……紙條上沒有這個反應,所以我看也沒話講就先走了。」

「………」天童深深感到戀愛諮商比起IQ更需要的是EQ。









及川徹洗完了澡,躺在床上百無聊賴地滑著牛島若利的臉書。


「呿,小牛若竟然有這麼多女生朋友!人不可貌相啊!」

牛島的PO文少得可憐,大部分都是分享和轉貼排球賽事和體育會的公告。及川滑了老半天不得要領、還把原本說服自己點進來的理由都給忘了。


「煩死了煩死了,話講一半的人都是白癡!」

話說回來神級在意的自己也是白癡,可是他就是好奇的要命嘛!


倒是,牛島平常不會給他傳簡訊的。

滑過歷史記錄,上一次對話是在一年前的春高。牛島傳了「不會輸的。」及川回了「等。著。看。」三個字他分了三次傳。雖然那次也輸了。


「不會輸的。」這種輸啊贏啊掛在嘴上實在不像牛島。

及川開始胡思亂想,會不會牛島一直都想盡辦法跟他聊天、只是嘴拙如小牛若沒辦法好好表示而已

算了,不管了,隨便問吧。

及川在床上爬起來嘿咻一聲挺直修長的身體。

出於一種經過今早小小插曲後開始畏懼DM*對方的心態,及川很鴕鳥的點開了貌似和牛島很親近的天童覺的Messenger,然後慢慢打起字來。



(*DM: Direct Message,直聊(?))



「誒,你們家那頭蠢牛,今天來跟及川先生說」

「我喜歡你」

「然後就跑掉了」

「請問這是『來H大吧』的創新說法嗎~幫我轉告小牛若有話可以直接講反正及川先生是不~會~去~的~」


天童從居酒屋回家後打開網路看到的就是這個。

四則訊息。從非常意想不到的人那裡傳來的。


哇哦,若利,聽你講的那麼悲情、醉了之後還喃喃自語什麼『這樣也好』,我看你們倆根本很有戲啊?

天童開始對當媒婆幫忙促成潛力現充這事有點苦手了。



「給。若利的臉書。(一條網址)」

「若利同學很坦率的,勸徹君也坦率一點哦<3」


這人簡直神煩。

及川看了看那條網址。

當然不是自己找不到牛島的臉書啊,只是沒有按下去的理由和勇氣而已。

還有,

所以是真的啊。


及川深怕自己對牛島打的字帶著什麼他沒注意到的暗示,索性截了和天童的聊天記錄傳過去。


「圖片上傳完畢」


然後及川才發現不對勁。

他現在聽了天童的餿話乖乖DM牛島,豈不是承認他很坦率?幹,小牛若不會以為這就代表答應了吧!

及川直想撞死自己,偏偏圖還給截了傳給對方,罪證確鑿。只能祈禱那笨牛腦子不好使,沒悟出什麼箇中玄機來。

腦中打九十九結的思前想後,牛島的小綠燈突然就亮了、圖片也迅速標為已讀。

「靠北啊啊啊啊!」

「徹!不要吵!」

及川他媽在樓下大喊。


「為甚麼不是直接問我」

牛島打字不快,三十秒後才慢吞吞傳來一條訊息。

及川猶豫了一下,覺得不聽到親口說心裡還是不踏實,遂打道:

「小牛若的語文這麼糟糕,喜歡和欣賞混在一起用的人及川先生溝通不能(ゝ∀・)」

那邊牛島若利的頭像往下一滑,顯示已讀。

隨後是久久的沈寂。


「怎、不會是死了吧」

及川緊緊捏著手機,好一會後終於受不了把螢幕熄了。將手機輕輕靠在額頭。


然後手機沒來由就震了起來、及川一個手忙腳亂趕緊就按下接聽了後,才發現是牛島打來的。



「及川。」

牛島聲線很低,很令人安心的感覺。

「嗯。」

及川徹活了十八年來心跳沒這麼快過,也沒這麼矛盾過:
好希望聽到下一句話、但是又害怕對方要講的不過是什麼果農理論的大學進化版。



「我喜歡你。」

「哪種?」及川連聲音都在抖。

「戀人的那種。」

「……….」





「及川,你在聽嗎?」


「……爽啦!爽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就跟小岩說小牛若是認真的他還堅持不是!及川先生永遠都是對的ヽ(’Д`)人('Д`)人('Д`)ノ」


牛島雖然聽不太懂及川徹在另一邊發出的狂暴噪音,但是他覺得有點開心。

這代表的是...及川也喜歡他嗎?


「喂小牛若你聽好了,這次是你輸掉了哦!是你先講喜歡的!」

「沒有人在比這個好嗎」

及川臉色瞬間綠掉。

什、什麼!小牛若什麼時候也學會嗆人了!

「還有,只有我一個人講的確不公平,」

及川往窗戶看了一眼,明明關起來了啊、怎麼覺得脊髓一陣寒意。

「說你喜歡我,徹。」

「……我喜歡你。」

「要叫若利。」

「……我喜歡你,若利。」








FIN



天童:我說,若利同學,可以不要對著手機露出那噁心一把的表情麼。

牛島:抱歉。可是及川剛傳了張小時候的照片給我。

天童:.........(人都不在還能現充、究竟當初為甚麼要蹚這事真是追悔莫及(’·ω·`*)




牛島桑最後攻氣100,及川桑措手不及(作者本人也是碼的措手不及

深夜腦一把,感謝閱讀!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