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光城市

From Taiwan

[HQ!!牛及] 打排球的腦談起戀愛真不給力(1)


*來開個牛及腦洞哇哈哈

*這cp也冷到不行啊...可是不覺得這兩個人其實很有萌點嗎?(牛島特別萌

*OOC?

*想要把文章打得簡單一點所以變得很腦抽的文風


簡訊。

「及川,青城明天練習嗎」

「誒、小牛若想幹嘛!」

「只是問問。」

「有的啦!哼哼,記得從及川先生的晨跑路線上閃遠一點!」




「喂,垃圾川,那個是牛島若利嗎?」

岩泉的視線往左邊飄了飄,然後抓起頸邊的毛巾擦汗順便打了一下旁邊那個滔滔不絕滿口垃圾話的傢伙。

「誒?」

及川完美的住口、往馬路左邊看一眼。

咦?是那個靠著電線桿、雙手抱胸一看就知道在等人的蠢牛嗎?

「小牛若不會是在等女朋友吧!?不不不,小牛若這種排球笨蛋又面癱,女朋友要等下輩子砍掉重練才會有——嗚!好痛!」

「垃圾話就不用多講了吧!」

岩泉收起手刀瞄了一眼牛島。意思是有屁快放。

「我在等你,及川。」

嗯,像以前一樣乾脆簡潔,只是連著前面及川的話就有點微妙了。

及川彷彿也意識到,隨手抓了抓蓬鬆的可可色瀏海,臉上稍微有點紅。

「及川先生可~沒和你約。」

「我知道。」

牛島說著話,卻看著岩泉。岩泉在心裡疑惑都快退部了還整天想挖別人牆角燒壞腦了嗎,一邊小小瞥一眼旁邊青梅竹馬,一臉懵逼的看來也沒有頭緒。

「那我先走了,混蛋川等下跟上來。」起步的時候凶狠地給牛島一記眼刀,大概是你敢對他怎樣就死定了、畢竟及川這人雖然個性突破天際的糟糕,但是以每個禮拜都去對方家作客的交情、出什麼事很難撇清這點也是麻煩。



岩泉跑遠了。

及川把視線調回來,手隨意地插進口袋。將牛島身上的私服挑剔的檢視一遍。

嘖、果然這種體格的人還是適合穿著運動外套什麼的,襯衫什麼鬼絕對會被胸肌撐到爆開。

及川當然也沒有要稱讚穿著運動外套的牛島很帥氣或很有自知之明的意思。

「要講什麼啊?」

這時才注意到牛島也打量他好一陣子,眼神他讀不透。

「及川,你的大學志願?」

「嘖!這跟小牛若沒關係吧!」

「…」

「A大啦!」

「我是H大。」

及川微微瞪大眼睛。

不就體育保送?排球月刊版面不要錢似的登,特地跑來炫耀的意義在哪啊?!這頭笨牛!

「那又怎樣?!及川先生可是比不在乎還要再更不在乎喔!」

「及川,我喜歡你。」

及川轉頭看了一下對方,腦內「所以來白鳥澤吧」和果農理論都開始autoplay了。

只是對方講完就不作聲了,低下頭看一下手錶。

「繼續講啊?」

「沒了。」

及川覺得有什麼不太對,等等,所以剛剛那是?

「那就這樣,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及川臉都還沒開始紅呢,對方已經過了紅綠燈慢跑走了。

只是平常的話講一半而已怎麼會覺得像是被調戲了!


TBC





*弄到最後好像牛島常講這句話

「我喜歡你,來白鳥澤幫我托球。」

讚讚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