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光城市

From Taiwan

[HQ!!兔赤] 圖書館日常


*每日小腦洞

*兔赤未交往



今明兩天是梟谷學園的期中考。




赤葦一向習慣在圖書館裡讀書,一來可以省教室冷氣每個人要分攤的費用,二來圖書館的位子大得多,可以任他把書堆在兩側——倒不是說他多髒亂,相反的赤葦是個總是把自己打理得乾淨整齊的孩子、只是就像有些人把雜物在座位旁圍成一圈的習慣一樣,以講義和課本將自己包圍讓他分外有

安全感。



吃過晚飯後照樣把要看的書抱到圖書館,行經走廊的赤葦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在圖書館門口探頭探腦,認清對象後,腳步微微一頓。




「木兔...前輩?」

「啊、真的是赤葦!」

「為甚麼說真的是、」

「沒事、我們趕快進去吧!」




圖書館內。

冷氣從頭頂直拂過來,和外頭的就是入夜也驅不散的暑氣彷彿兩個不同世界。方才在外頭的問話被硬生生打斷,赤葦也不便在一陣安靜之間貿然開口,遂收起疑惑任木兔拉著他的手,在一列一列位子間穿梭。反正只要木兔決定裝傻的事就會裝傻到底,這點赤葦雖然早就習慣,卻無法不覺得介意。

兩人來的不早,最後的位子遂只能選在在冷氣出風口的附近。赤葦坐定後便認真地翻開英文開始複習文法,心裡做好隨時被木兔騷擾的打算。然而平常總是聒噪的要命的長尾鴞,今天出奇地收斂,整整半小時也沒對赤葦動手動腳。一反常態的使後者好奇,什麼時候開始木兔前輩也在意起成績的事了?明明就是體育保送完全沒問題的人啊?然而、卻怎樣也提不起勇氣轉頭去看對方。




時鐘喀嗒一聲走到七點半,轉眼又過了半小時。

赤葦把看完的書堆到左側,右手清出一片空間來放鉛筆盒、絕不是,絕不是因為木兔前輩坐在他右邊的關係。

數學考卷壓在手肘下,眼前的根號一大串怎樣也看不懂。

啊!不行了。

抬起頭來,赤葦轉頭,看似不經意地瞥向冷氣,眼角餘光恰好捕捉木兔的側臉。

一樣是梳著那豎立的頭髮、銀灰色的睫毛微微垂落,在那雙蜂蜜色的漂亮眼睛上投下些許陰影。不在球場上的木兔竟然可以一樣的惹眼。這是赤葦狼狽之餘第一個想法。對方還沒發現自己的注視,垂著頭安靜的把手上的漢字表翻到背面,這時赤葦才無奈的發現,木兔這笨蛋根本就拿反了。

或許是自己的嘆息吵醒了半夢半醒的長尾鴞,總之木兔雙眼一睜,動作緩慢地將脖子向左轉動了九十度,然後開口...

「赤葦?你會冷嗎?」

朝氣的眉毛此時不太有精神的耷拉著,然而刻意壓低而更磁性的聲線和問話內容聽起來...

好像情侶。

呃嗯?自己在想什麼啊?!

「沒有哦、前輩。」雖然的確是有些冷,夏季的外套並不足以禦寒而且還做的特別通風,大概是夏天諸多缺點中特別使赤葦不喜歡的之一。

哪知話才說完,就可愛的抬起袖子,小聲打了個噴嚏。

啊哈,馬上破功了呢。

「給你。」木兔不知何時已脫下自己的外套塞了過來。

「我的是冬季的、赤葦的給我穿。」

「可是...!」可是這機會太千載難逢了。

八成是太吵吧,附近有人送過來視線凶狠的一瞪,外加看見放閃的白眼,赤葦抱歉的低了低頭,順從的脫下外套遞給對方,然後把那件帶著木兔光太郎氣味的外套套上身。豎起領子後淡淡的、像陽光似的暖意立時籠罩在領口,連帶著全身上下都流過一陣成分不明的、心跳加速的感覺。

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兩人都沒有交談。



收拾書包出校門的路,部活時間後也是一起走的,但是今天的感覺略有不同。

「話說木兔前輩竟然會來讀書呢。」

「咦!怎麼我看起來像不讀書的人嗎!?」

「對。」

「嗚啊!赤葦好狠!」

…雖然剛剛在圖書館裡的木兔突然可靠的嚇人,但是果然啊、還是這個木兔比較好應付呢。

「如果我說,其實是因為兩天沒看到赤葦了所以才聽木葉的話來圖書館找你的,赤葦相信嗎?」

「…」

木兔前輩,那是因為你...喜歡我嗎?

「那是因為兩天沒扣到球吧。」



沒有勇氣問呢。

能夠排入全國前五的主攻手,不可能一點腦袋都沒有。然而恰恰是這點給了木兔方便。明明平常看起來單細胞的不得了,其實內心根本、超精明的吧。問了這話之後會得到肯定或否定的回答是其次,因為木兔一定會裝傻繞過問題。就像今天在圖書館前等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會不會去唸書,還是傻傻的等了。

可是、能停留在這樣的一刻,停留在木兔雖然狡猾卻絲毫不曾掩飾地關心裡,赤葦覺得這樣、僅僅如此,就已經很幸福了。




FIN


————————————————————————————————


總覺得有點精明的木兔和少女心的赤葦很可愛,兩人還沒交往前的猜心更可愛w

(想看精明赤葦的大家抱歉了##((土下座














评论

热度(56)